首頁 > 宏觀 > 正文

社論丨創新無國界

2019年11月05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日本特別羨慕我國深圳的發展速度以及創新氛圍。兩國在創新方面可相互學習,共同進步。

據報道,日本將于12月派遣10家制造業創新企業對深圳展開為期約五日的訪問活動,東京希望各家企業通過實地參訪,充分了解當地市場、學習當地的商業規則和談判技巧。

日本社會最近一直密切關注深圳。日本今年4月出版的《飛躍吧!中國創新》一書,將“沸騰的深圳”作為開篇,日本的電視臺也制作大量關于深圳企業創新的電視節目,甚至現在日本有常駐深圳的機構密切關注深圳企業的創新發展。

日本關注深圳是因為這里誕生了一批世界級的創新型企業,比如華為、騰訊、大疆、比亞迪等,而且有大量年輕創業者在深圳聚集,形成了中國創新基地。日本人口老齡化以及在新經濟領域缺乏存在感,日本特別羨慕深圳的年輕和速度,以及創新氛圍,并且能制造出很酷的產品。

日本政府在今年上半年確定了一項培育初創企業的戰略,計劃到2020年選擇2-3處城市,吸引初創企業,重點是在人工智能(AI)和機器人等領域培育優秀的創業者。目標是到2024年使初創企業數增至目前的2倍,約2800家。全球創新城市主要是在美國硅谷、洛杉磯等,深圳屬于亞洲的主要創新城市,日本派企業參訪深圳也就水到渠成。

日本社會在1990年代初因泡沫破裂后,不管是企業還是個人,都因為資產泡沫的破滅受傷,進而陷入保守狀態。這表現在日本經濟長期低迷,日本人缺乏創新與創業的激情。在隨后近30年的信息技術時代以及移動互聯網時代,日本企業因為僵化堅守本土標準,錯失了一個技術革命時代。當然,日本企業在傳統的機器設備、半導體、材料等上游領域經過長期積累依然擁有巨大的技術優勢。

在“失去二十年”之后,隨著一個新的產業環境與世界格局的降臨,日本正在進入“經濟重啟”階段。首先,全球經濟面臨新產業革命,以5G技術為引領,人工智能、云計算、無人駕駛、物聯網等新產業新業態層出不窮。日本企業擅長于傳統的電子、機械、汽車等硬技術領域,在互聯網與移動互聯網行業幾乎沒有存在感。面對即將到來的新產業革命,日本不想缺席,因此,鼓勵國民創新創業。

按照日本政府的戰略,要打造五家以上的“獨角獸”企業。現在,日本僅有一家獨角獸企業(Preferred Networks,從事人工智能研發),遠遠少于美國的約150家、中國的80多家。日本需要更多的初創企業才能大浪淘沙,在各個領域培育獨角獸企業。

其次,世界格局正在發生一些有利于日本企業的變化。美國政府對一些中國企業的制裁日本可能是最大的獲益者。

這不僅表現為存量的零部件替代關系,日本企業也可以借此機會參與到新產業變革的硬件領域,讓日本企業跟上產業變革的潮流,從而在下一輪工業革命中占據先發優勢。

其三,日本企業在過去二十多年犯了兩大錯誤,一是錯過參與信息產業的全球化;另外是忽略中國市場。日本企業在中國投資比較早,但是,由于管理上的僵化以及在戰略上不夠重視,他們的中國業務并沒與中國經濟快速增長一同成長。

比如日本家電在中國市場的占有率逐漸減少,日本汽車企業最初在中國市場的古板策略也影響了發展。如果日本家電與電子企業像美國同行一樣,充分利用中國制造與中國市場,可能不會像現在敗退得如此之快。日前,日本松下集團計劃在中國建立完全獨立的事業公司,吸取此前日本企業總部決策僵化的教訓,開始重視中國市場的獨特性需求以及本地決策權的獨立。

為了促進日本的創新,日本政府推出了一系列的政策和法律,并幫助企業和創業者改變過去保守的做法,扶持他們進入一個創新競爭時代。日本雖然獨角獸企業很少,但是其隱形冠軍企業有220家,中國有68家,兩國需要相互學習,共同進步。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600w彩票网时时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