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財經列表 > 正文

新三板精選層方案呼之欲出: 或效仿科創板設立多套并行標準 投資者門檻將大幅下降

2019-11-05 07:00:00  21世紀經濟報道 谷楓

距證監會宣布啟動新三板全面改革已過去一周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到,新三板此番最為核心的改革,即設立精選層以及精選層的相關方案或很快就要向市場征求意見。

在精選層到來之前,新三板市場的存量資金已先期活躍在眾多潛在的精選層標的上。本周創新層股票中共有140只股票成交量超過10萬股,占全部創新層股票的20.7%,而改革政策頒發的前一周,周成交量超過10萬股的創新層股票只有65只。

然而,精選層以及精選層的標的僅是新三板市場的少數,是推動全盤改革的破局核心。但此番新三板改革同資本市場全盤改革一樣,并非集中在單點改革之上,也就是說除了市場非常期待的設立精選層改革外,創新層和基礎層也將迎來不小的制度變革。

精選層猜想

在精選層改革方案推出之前,眾多市場人士已就精選層的各項改革制度進行了猜想,根據目前市場的情況和監管層的表態描繪出了精選層制度可能的模樣。

在精選層所有改革的細節中,市場最關注的是精選層門檻問題。

新三板資深投資者周運南從新三板創新層、科創板、創業板錯位競爭和相互補充的角度來推演精選層的遴選標準,“新三板精選層的標準應該高于現有創新層標準,低于科創板標準和未來創業板注冊制的標準,行業應該和創新層對行業的要求基本一致。”

周運南提出了四套并行的準入門檻標準:如市值≧3億,最近兩年凈利均不少于1500萬元(以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孰低者為計算依據);最近兩年加權平均凈資產收益率平均不低于8%(以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前后孰低者為計算依據);股本總額不少于3000萬元;如果不考慮凈利的話,則有市值≧6億,最近有成交的60個做市或者競價轉讓日的平均市值不少于6億元;股本總額不少于5000萬元的標準。

銀泰證券股轉系統業務部總經理張可亮則認為,精選層可參考科創板條件,要有一套盈利、市值標準。“精選層可能跟科創板差不多,會有幾套標準。比如市值標準,科創板最低標準是10億元,那么精選層會低一些,也可能會有重合。精選層的投資者門檻可能會低些,不然投資者數量過少,連續競價交易活躍度會受影響。”

精選層另一個重要的問題是投資者門檻。記者了解到,從早期政策制訂的調研階段,精選層門檻大幅降低就是市場的期望。

根據記者了解,此次精選層的門檻或參考科創板的門檻,設在50萬到100萬的區間。“無論50萬還是100萬,相比500萬門檻都有大幅降低,很大程度可以達到豐富投資者結構以及提高市場交易活躍度的目的。”

還有企業如何進入精選層的方式,對此部分市場人士認為這和此前證監會提到的此次新三板改革的重點有關,即優化發行融資制度,允許符合條件的創新層企業向不特定合格投資者公開發行股票。

“我們了解的情況是,創新層企業的公開發行就是進入精選層的方式,也就是說符合精選層標的的企業通過公開發行完成‘小IPO’,而并非所有創新層企業都可以有公開發行的機會,這和目前市場的一些解讀是有很大區別的。”北京地區資深投資者黃璞表示。

那么,先期又會有多少企業能夠進入創新層?對此,周運南表示:“由于精選層是個新生事物,很多新三板頭部企業特別是符合A股IPO標準的企業可能會繼續排隊IPO,或者先觀望,所以首批掛牌精選層的企業可能是暫時無法赴A股IPO的新三板頭部企業中的優質企業。首批企業大概在30家至50家,明年內掛牌100家。”

改革兼顧基礎層、創新層

但精選層并不是這次新三板改革的全部,面對基數龐大的創新層及基礎層企業,對增量制度供給和存量制度優化的需求也是迫切的。

“創新層推出以來并沒有什么實質的政策紅利,另外一些運行了幾年的政策也有很多需要調整的空間,例如融資產品的豐富程度以及交易便利性和頻次等。”北京地區一家創新層企業董秘表示。

監管層也指出,此次改革是整體性、系統性的,對基礎層和創新層存量掛牌企業,在發行制度、監管和市場退出等方面也會有相應制度安排。

“基礎層和創新層的改革還是兩方面的核心問題,即投資者門檻降低和交易制度的變化,當然存量改革也是需要的,但這兩項核心要素不變的話,基礎層和創新層的企業難以享受到改革的紅利。”黃璞指出。

記者了解到,基礎層和創新層的投資者門檻和交易制度都會有相當幅度的革新,如基礎層和創新層的投資者門檻也會相應地大幅下降。

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有限責任公司副總經理陳永民11月3日也表示,“要針對不同層次,進一步完善差異化的制度。”

他透露:“我們將根據中小企業發展的特點和規律,通過差異化的制度安排,配套不同的投資者適當性,使這些企業逐步適應資本市場,形成規范的行為模式,能夠有效地利用資本市場。所以,基礎層和創新層的公司沒有跟主板和創業板一樣的IPO制度,而是采取小額靈活的定向融資制度,以及相配套的交易制度和投資者適當性,在信息制度和公司治理方面同樣需要遵守資本市場的基本規范,這種制度安排的特點是注重資本市場的主體構建、行為模式的形成,不需要企業進行‘驚險的一跳’。”

編輯:李志軍 / 南方財經網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600w彩票网时时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