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商業 > 正文

評論丨美方壓制抖音是一場鬧劇

2019年11月05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沈逸  

2019年10月,“抖音”再度成為美方所謂“國家安全”名義下小動作的犧牲品:有利益競爭關系的臉譜公司以莫須有的罪名指責抖音,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要溯源審查抖音在美國的正常商業并購活動;以無底線政治投機著稱的共和黨籍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向美國財政部“打小報告”,要求對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兩年前的一宗收購進行審查。

復旦大學網絡空間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員沈逸

2019年10月,“抖音”再度成為美方所謂“國家安全”名義下小動作的犧牲品:有利益競爭關系的臉譜公司以莫須有的罪名指責抖音,外國投資審查委員會要溯源審查抖音在美國的正常商業并購活動;以無底線政治投機著稱的共和黨籍參議員盧比奧(Marco Rubio)向美國財政部“打小報告”,要求對抖音母公司字節跳動兩年前的一宗收購進行審查。

毫無疑問,這是一場鬧劇,其背景是中美兩國實力整體對比變遷日趨顯著所導致的體系變化。這種體系變化,從根本上說,是中美兩國政府的治理能力,以及中美兩國的治理體系所決定的;說穿了,中國政府順應和把握技術發展的要求,準確地站在了當下歷史前進的潮頭,美國一些力量則努力嘗試用各種方式,用阻斷技術發展勢頭,扭曲歷史前行方向的方法,來保持自身所謂的霸主地位。根源是美方不愿意觸及國內的既得利益分配結構,而更希望用“自己生病、中國吃藥”的方式來謀求實現某種投機性的所謂“解決問題”。這注定是要失敗的,但因為美國自身實力的相對優勢,所以會出現反復在不同地方用不同方式,嘗試同樣的解決方案,來試圖獲得不同的結果,從中興到華為,從大疆到抖音,莫不如此,其本質也在于此:

首先,一度占據先發優勢又獲取壟斷地位的美國企業,更傾向于通過非市場手段,來打擊來自中國的挑戰者,而不是努力作出調整,適應技術迭代和商業應用模式的創新。此次對抖音的發難,臉譜是關鍵的發起方之一。毫無疑問,在2010年之前的市場上,臉譜是塑造全球社交媒體平臺的王者,現在,則是典型的超級平臺,是社交媒體事實上的壟斷寡頭之一。但是,正如2009年美國摩根士丹斯坦利公司的研究報告指出的那樣,信息技術的發展,存在著典型的“躍遷式”特征:不是連續的,而是跳躍式的,抓住機會的后發者,能夠在市場形成對先發者的顯著優勢。蘋果超越諾基亞,就是典型。抖音利用移動互聯網帶來的優勢,在音視頻領域的異軍突起,也是經典案例。臉譜作為一個壟斷企業,作出的選擇是,用美國政府對中國的國家安全擔心,對抖音發起“國家安全”威脅指控,以非經濟的方式,謀求對創新的壓制。這是壟斷者的必然選擇,臉譜公司失去了用于面對創新挑戰的勇氣。

其次,非理性的國家安全焦慮支配了華盛頓的決策圈,導致美方的一些決策總體上呈現某種扭曲的特點。從馬克斯·韋伯寫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發展的關系開始,非西方國家容易忽視的一點,就是歐美發達國家戰略精英虔誠的宗教信仰,往往帶來一個至關重要的后果:國家間實力的轉換,通常在不自覺間被解讀成為失去了上帝的護佑。從現實層面來看,歐美精英非常清楚的知道,導致美國霸權面對中國處于相對頹勢的核心與關鍵,從來都來自美國內部,就是金融資本過度的膨脹,但這是資本主義的必然,也就是說,注定只能找一種不能治本的方法和戰略,來回應所謂戰略威脅。這種普遍性的焦慮,正彌散在整個華盛頓的決策圈,無論是此時的抖音,還是之前的華為。

第三,源于其作秀型競選政治制度催生的特定政治文化。用比較學理論的話來說,為了確保持續獲得剩余價值,并保證金融資本可以安全的維持壓倒性的優勢地位,美國的上層建筑形成了一種結構性的維穩機制,與政治過程有關的知識,以及客觀的政治實踐,被系統性引導向碎片化、娛樂化、符號化和形式化的方向。

盧比奧就是一個典型:他是那種可以為了贏得選舉,在自己出生日期和父母關鍵信息上造假的投機性政客;而且,還是那種習慣于撕咬其他國家來表演自己熱愛美國的表演性政客;至于說,美國中長期國家利益中所不可或缺的聲望和形象,相比于盧比奧本人的政治前途和當選,都是可以隨意犧牲的東西。這種為了贏得選舉就可以不顧洪水滔天的政客,在此次攻擊抖音,以及圍剿各種高科技企業的過程中,發揮著重要的作用。

對抖音,以及后續各種注定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的中國企業而言,一如此前的中興、華為、大疆等,其所面臨的挑戰,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難得的質量鑒定和品質認證,也是中國持續發展的典型寫照。走過這曲折的道路,必將迎來的,只會是更加美好的明天,以及不可阻擋的中國發展腳步。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600w彩票网时时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