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從先鋒系談起,民間融資亂象何時休?

2019年11月0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南水  

記者觀察

Observe

“我感覺張振新和騙子不一樣,他還是想干金融,他起家是融資擔保,但這個行業太慘淡,何況民營?”一家P2P(曾經歷風險事件,現已轉型其他業務)負責人曾接觸過張振新,今年10月上旬,他向筆者回憶,好幾年前,P2P正在風口上,張振新約他在北京吃飯。

“但他有一句話讓我感到詫異,他說,做擔保業務就得忍,你要忍得住才行。但我在想,風險能忍嗎?我們也出現過風險,沒有忍,沒有選擇剛性兌付,堅持公平公正公開。假如剛兌,就會被迫自融,就會被迫假標。”他繼續說,當時張振新還沒有網信平臺,可能有意收購其旗下P2P,發現他們堅持信息中介定位,或許覺得沒機會,匆匆一面之后,就未再聯系。

有關先鋒系消息面,在張振新突然離世一片喧囂之后,陷入沉寂,巨額債務問題未解。

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為尋求真相,筆者輾轉聯系了多位先鋒系投資者,并獲得了多份合同資料,靜下心一頁頁翻,一個個查,一點點研究,一步步詢問,還找了專業律師當面探討,先鋒系疑云終于漸漸消散。

先鋒系公司雖然眼花繚亂,或層層入股,或員工代持,紛繁復雜,但不外乎通過線下理財(包括私募、百禾資產等)和線上網信平臺(先在實控或合作交易所備案)融資,而在這些融資鏈條上,發行人(即融資人)、擔保人、融資平臺等角色均可由先鋒系公司扮演或充當,令人瞠目結舌。

資金只有來處,源源不斷來自投資者,至于實際去向,無從得知。

先鋒系涉及交易所分散各地,融資人、擔保人、融資平臺等亦如此,也給監管和處置帶來了難度。一個例子即是,個別交易所融資主體主要為外省企業,并未為本省經濟做任何實際貢獻,而地方金融監管部門如今卻要忙于化解風險,甚至到了要安排專崗接投訴電話的地步。

遺憾的是,先鋒系顯然非個案,近年來,此類事件頻發,套路“萬變不離其宗”,在經濟下行大背景下,風險加速暴露。

因此,金融監管部門也開始反思,8月24日,本報《先鋒系疑云》一文發表后,一位曾負責金融監管的副市長找到筆者,系統闡述了他對線上民間融資監管的建設性想法,希望引起更多的反思,促進行業健康發展。

人們都希望,民間融資等亂象早點畫上休止符。這需要從業者不忘初心,常懷敬畏心,也需要監管人士有責任心,更有智慧,實現由事后處置向事中、事前監管轉變。讓金融的活水真正流入實體經濟,流入真正需要的人手中。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600w彩票网时时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