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金融 > 正文

先鋒系魅影追蹤

2019年11月02日  07:00   21世紀經濟報道   南水  

先鋒系債務危機或許不止面向投資者的700多億元借貸余額,可能還有對機構的債務。

常年在香港的先鋒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張振新突然在英國倫敦去世,留下了一堆謎團,也留下了巨額債務,懸而未決。

10月5日,先鋒集團成立臨時危機管理工作組,并推舉集團CEO張利群為組長,共同商議后續工作計劃和方案。

10月26日,“網信官微”發布工作動態,稱在逾期催收、投資人/出借人委員會、債轉商城等工作上取得階段性進展:債轉商城“有解商城”上線并試運營一天,2254件商品全部兌換告罄;網信尊享項目還款約503萬元;網信普惠消費貸項目總計還款約1446萬元,供應鏈項目暫無回款。

10月31日,“網信官微”披露,商城第二期商品擬于11月1日陸續上新。

但相較于700億元借貸余額(在8月24日《先鋒系疑云》一文中,21世紀經濟報道獨家披露先鋒系約700億元借貸余額),畢竟杯水車薪。

多位受訪投資者表達了立案的想法。一位投資者表示:“主要是一些日用品,對于投了幾千上萬的小戶還好,可以接受,但大戶顯然不看這個。”

不同于草根P2P,先鋒系曾獲得支付、券商、私募等金融牌照或備案,布局較廣。但種什么因,得什么果。 近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多位先鋒系投資者,深入研究許多合同材料,以小見大,剖析先鋒系線下線上融資鏈條疑云,問題顯而易見。

私募存在關聯融資?

2018年1月,在網信理財經理的推薦下,一位投資者李艷(化名)購買了先鋒系多款產品,包括私募基金、網信交易所產品、百禾資產資管產品等,總計投資上千萬元。

其中,李艷認購了“開元-北安一號私募投資基金”,期限一年,推介材料顯示,本基金業績比較基準為年化9.5%,超過基準9.5%的為基金管理人業績報酬。“理財經理推薦時說保本保收益。”李艷稱。

一位金融律師認為,上述推介材料能否認定為承諾固定收益或保底收益,值得商榷,但是,理財經理不得告知投資者保本保收益。

“開元-北安一號私募基金”推介材料顯示,該私募基金目標規模2000萬元,管理人為先鋒科技資產管理(大連)有限公司,托管人為恒泰證券,代銷人為深圳盈信基金銷售有限公司,投向中開天譽電氣工程(集團)有限公司持有的北京市設備安裝工程集團股權收益權。

該基金成立于2018年2月7日,到期日為2019年2月6日。不過,李艷并未如期收到投資本息。

2018年6月6日,先鋒科技資產管理(大連)有限公司更名為開元信和資產管理(大連)有限公司。今年2月12日,開元信和通知稱,預計將在60個工作日之內完成清算;但5月24日,開元信和再次通知,基金清算資產仍未完成變現,經過多次溝通協商,融資方將根據實際資金情況分次向本基金回款,2019年12月底完成兌付;后來并未如約執行,直至網信事件發生,8月13日,管理人再次通知,會盡快落實本基金可執行的兌付計劃并及時向投資者披露。

而李艷等投資者奔走,尋找管理人,杳無音訊;尋找融資方,則被告知應聯系管理人,因此投訴無門。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撥打中開天譽電氣工程(集團)工作人員電話,對方表示:“他們買了什么,應該去問基金管理人,跟他們核實。”問及是否收到錢,對方不予回答,隨即掛掉電話。記者亦聯系托管人恒泰證券方面,對方表示了解一下情況,后來不再回復記者詢問。

不過,仔細研究管理人、代銷人和融資方,不難發現,均和先鋒系存在或明或暗的關系。

啟信寶顯示,先鋒集團CEO張利群擔任開元信和董事長。開元信和確實獲得中國基金業協會備案,也能查詢到“開元-北安一號私募基金”公示信息。穿透以后,代銷人深圳盈信基金銷售有限公司也是先鋒系公司。

至于標的公司北京市設備安裝工程集團,中開天譽電氣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和北京建工集團分別持股51%和49%,中開天譽電氣工程(集團)有限公司和北京市設備安裝工程集團的法定代表人都是桑振宇。

值得一提的是,桑振宇曾擔任先鋒系公司北京開元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2018年8月17日,馮莉接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長,桑振宇仍任該公司董事。

早在2012年10月,北京開元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由中國先鋒金融集團有限公司和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出資設立,目前該公司股東包括北京佳禾永利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先鋒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北京北安偉業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北京市設備安裝工程集團和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分別持有其32.75%、25.75%、20.25%、12.75%和8.5%股份。

上海春天律師事務所律師鄭輝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基金管理人應當嚴格按照中國證券投資基金業協會的規定履行登記備案手續、面向特定的合格投資人,且不得通過公司及第三方機構銷售人員電話推銷、發放宣傳資料等途徑向社會公開宣傳,承諾固定收益或保底收益。對于私募機構關聯方披露尺度方面,應當如實、全面披露,且依照對中基協的承諾要求,不發生關聯交易、利益輸送。

另一私募又現中國融資租賃

而另一款“泰合六號私募投資基金”,管理人、代銷人和融資方的關系更加隱蔽。

2018年1月,另一位投資者張平(化名)認購100萬元“泰合六號私募投資基金”,期限一年,于今年2月5日到期。然而,和“開元-北安一號私募投資基金”類似,并未如期兌付。今年2月、5月,李平收到了管理人通知,稱預計將于2020年1月9日完成本基金的變現并返還至本基金份額持有人對應的托管銀行賬戶。

“泰合六號私募投資基金”推介材料顯示,本基金擬募集規模為1億元,管理人為深圳鑫匯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托管人為恒泰證券,基金銷售機構為深圳盈信基金銷售有限公司,本基金投資于鳳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持有的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部分股權的收益權,通過標的股權產生的未來收益及鳳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對標的股權收益權的回購獲得回報,北京霄云華園置業有限公司為鳳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履行回購義務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值得一提的是,在投資者李艷案例中,也出現了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其是北京開元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的股東之一。

從表面上看,管理人深圳鑫匯元投資管理有限公司與先鋒集團沒有關系,但層層穿透以后,先鋒系公司聯合創業擔保集團(現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曾是該基金管理人股東,2017年12月21日,變更為自然人許琳。

鳳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約70%股份,持有北京霄云華園置業有限公司80%股份。穿透以后,鳳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也與先鋒系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

大連中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為鳳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控股股東,持有66.5%股份;自然人姜志超持有大連中愛資產管理有限公司80%股份,為實際控制人。同時,姜志超也是大連中山東方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長,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持有該小貸公司49%股份,先鋒集團CEO張利群亦擔任該小貸公司董事。

私募違約轉投線上網信

蹊蹺的是,私募違約以后,李艷和張平等多位投資者都收到了網信理財經理的解決方案,李艷思考后拒絕了,張平則簽了借款協議。

所謂借款協議,即私募投資者作為乙方,向甲方上海進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借款,免收利息,乙方委托甲方將款項支付至丙方(即擔保人,網信理財經理)賬戶,并委托丙方將款項按網信平臺規則充值到乙方投資賬戶下,或轉賬到乙方銀行賬戶,僅供乙方認購丙方推薦的線下6個月以上產品使用。

“比如投了100萬私募產品,就借100萬投資網信平臺,這樣又可以享受一份利息,等到私募兌付了,再把錢還給上海進懋公司。我們也沒辦法,只能同意這個方案。”多位投資者表示。記者查詢發現,上海進懋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也是先鋒系公司,股東為深圳聯合貨幣財富管理有限公司。

多位投資者疑惑,既然如此,為何不直接完成私募兌付?先鋒系上海進懋公司的資金來自哪里?是否存在貍貓換太子?這些疑惑,暫時可能無法解答,不過,可以看看新的投資流向。

“實質就是線下私募轉線上網信,我的網信平臺賬戶確實收到100萬元,并進行投資。”張平表示。記者進一步查閱該投資協議,甲方(即投資者)委托乙方(即受托方,深圳市前海金貝殼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投資,預期年化收益率8.7%,期限6個月。該投資協議稱,委托投資資金的投資標的為地方金融資產交易所或金融資產交易中心等機構備案發行的產品;具體投向以線上產品詳情頁公布信息為準。

據張平提供的線上產品詳情頁顯示,項目方為益融通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北京聯合開元融資擔保有限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益融通商業保理有限公司股東之一是深圳元海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弘達資本管理有限公司持有其99.75%股份,弘達資本管理有限公司也有先鋒系背景。

張平還提供一份投資者整理的線上產品登記詳情,記者查閱發現,融資方(借款公司)包括海南國際旅游產業融資租賃股份有限公司、益融通商業保理有限公司等先鋒系公司,以及一些不知名實業公司,擔保方則多是北京聯合開元融資擔保有限公司和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

“今年5月,我轉投了線上產品,還沒到期,7月初網信就出事了。”張平補充稱。

貴州場外、無錫金交浮出水面

隨著調查的深入,記者還發現了另外兩家先鋒系合作交易所——貴州場外機構間市場有限公司和無錫金融資產交易中心有限公司。

此前,21世紀經濟報道曾披露,先鋒系合作交易所包括銀川產權交易中心、海峽(漳州)金融產權交易中心、西安絲路金融資產交易中心等,先鋒系“暗控”西安絲路金融資產交易中心。后來,海峽(漳州)金融產權交易中心涉嫌違法違規經營,已于9月18日被福建金融監管部門列入黑名單。

記者還曾證實,至少存在一個現象,即A公司通過交易所備案項目,B公司提供擔保或增信,通過網信平臺融資,輸血A公司,而A公司、B公司、網信平臺均為先鋒系企業。

而在另一位投資者提供的無錫金融資產交易中心合同中,又出現了上文提到的北京開元融資租賃有限公司。該合同名稱為“北京開元融資租賃有限公司2018年非公開發行定向融資工具(開元盛鑫)認購協議”,發行人為北京開元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承銷商為嵩泰(北京)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在無錫金融資產中心備案登記,投資者符合錫金所的合格投資者認定標準,已經通過錫金所的合格投資者認定程序。

據一位接近無錫金交所人士透露,無錫金交所目前應是停業狀態。11月1日,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聯系無錫金交所官網電話,對方登記問題后,截至發稿時,未有回復。

而另一家先鋒系合作交易所——貴州場外機構間市場有限公司,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再次出現,系股東之一,持有30%股份。據一位接近貴州場外人士透露,目前須壓降的存量業務規模約120億元,融資主體主要為外省企業,資金用途未用于貴州經濟建設。

發行人承認“殼公司,先鋒系實控”

記者再次輾轉聯系投資者,獲得了“瑞祺(貴)收益權轉讓產品一號產品認購協議”,發行人(實際融資人)為深圳鑄業商業保理有限公司,投資顧問(產品管理人/主承銷商)為晨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產品已在貴州場外機構間市場有限公司進行了備案,由中新(黑龍江)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提供連帶責任保證擔保。

該協議還稱,底層基礎資產系發行方合法持有的基于小貸債權形成的保理資產收益權,本產品發行金額為5000萬元,資產支持金額為發行額1.3倍,即底層資產為價值6500萬元的資產。

值得一提的是,啟信寶顯示,先鋒系聯合創業集團有限公司曾持有晨新資產管理有限公司股份,2015年4月退出;中新(黑龍江)互聯網小額貸款有限公司也是先鋒系公司。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撥打深圳鑄業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工商登記電話,對方表示:“不是深圳鑄業,打錯了,可能他隨便填的手機號。”深圳鑄業商業保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為張魯晨,張魯晨名下還有深圳睿匯商業保理公司等公司。據網信投資者提供的合同顯示,深圳睿匯商業保理公司也曾作為發行人融資。

記者以投資者身份撥打深圳睿匯商業保理公司工商登記電話,對方姓楊,他表示:“都是他們(指先鋒系)操作,我們不知道,網信當時說過個賬,錢去了先鋒系旗下中新小貸和中國融資租賃。”

對方承認,深圳鑄業也是他的,同為深圳睿匯兄弟公司。問及如何處理,他繼續補充:“我們能怎么辦?這些(指深圳睿匯等)都是空殼公司,找不到人,聽網信說,還是要還這個錢。他們控制這些空殼公司,包括開戶,都是他們去弄。”據其他投資者描述,也曾聯系該姓楊男士,說法與此類似。

今年9月,21世紀經濟報道曾報道,先鋒系還有其他線下理財風險暴露。一家名為百禾資產的企業,通過盈華財富等渠道銷售,由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提供擔保的“資管產品”,規模高達40億元左右,已經發生逾期。而百禾資產、盈華財富以及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均為先鋒系旗下企業。

“百禾資產資管產品跟其他產品不一樣,500萬元起投,關鍵在于沒有投向,我很擔心。”李艷還投資了百禾資產資管產品,她憂慮地說。

先鋒系債務危機或許不止面向投資者的700多億元借貸余額,可能還有對機構的債務。比如,中國裁判文書網一份《西藏三利投資有限公司、聯合創業集團有限公司其他民事裁定書》顯示,今年6月,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查認為,申請人西藏三利投資有限公司的保全申請符合法律規定,應予準許,本案保全標的累計限額人民幣10.3億元。

具體來說,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裁定,凍結被申請人聯合創業集團持有的網信證券55.61%的股權;凍結被申請人聯合創業集團持有的先鋒支付100%的股權(投資數額10000萬元);凍結被申請人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持有的北京聯合開元融資擔保有限公司100%的股權;凍結被申請人聯合創業融資擔保集團持有的大連中山東方小額貸款股份有限公司69%的股權;凍結被申請人中國融資租賃有限公司持有的貴州場外機構間市場有限公司30%的股權,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公司均和先鋒系存在千絲萬縷的關系,也多出現在上文融資鏈條中。問題顯見,但巨額債務問題依然未有解,投資者依然在奔跑。

 返回21經濟首頁>>

分享到:
相關新聞
600w彩票网时时彩票